北京初中女生被控在美国绑架

赵李雷,一名14岁的初中女生,上午被一个小日本代表团绑架到美国,从波士顿被绑架到纽约肯尼迪机场,但在机场被美国安全人员拦截。她终于脱离危险,与在美国的亲戚团聚了。

曾经处于危险中的赵悠然告诉记者她被绑架前后的经历。

赵悠然是北京第十二中学的一名学生。她和她的家人在练习恐怖分子。

赵清辉被选为赴美学生代表团,今年从北京来到洛杉矶参加冬令营。

东部时间(周日)上午6点和7点,赵清辉在波士顿被随行代表团绑架。

后来,波士顿警方在麻省理工学院拦截了代表团的大巴,却发现赵悠悠和他的行李已经不在大巴上了。经过询问,赵悠悠被绑架并提前带走,下落不明。

赵阿姨在美国听到这个消息后,呼吁各界伸出援手,帮助寻找孩子们的下落。

经过美国警方和安全部门的多次询问,最终得知中国绑架者已将赵李雷带到纽约肯尼迪机场,并计划乘直飞北京的航班。

美国警方及时介入营救赵李雷。

以下是根据赵清秀的采访整理出来的一些内容。

赵悠然最近的照片。

11日午夜左右,学生代表团住在波士顿的一家旅馆里,清晨她被发现被抢劫到机场。她被隔离在403房间,由组长陪同。

凌晨6点多钟,赵悠然在睡梦中醒来,发现守候在她房间里的人在分出几份护照,放在另一个小袋子里,像是计划着什么。早上6点钟,赵清静在睡梦中醒来,发现在她房间里等着的人正在整理几本护照,并把它们放在另一个小包里,好像他们在计划什么。

七点多,赵清闲起身看着半掩的门。他发现门外有两位组长在讨论如何对付她。

赵悠然也听到他们提到“机场”这个词。

赵悠然推开门,说他会把衣服还给同学,跑到其他同学的房间,告诉他们队长会抢她去机场,带她回中国。

赵李雷在早上7: 30刷牙和吃早餐前从波士顿被绑架到纽约肯尼迪机场,他被骗和这群人一起旅行,但他与其他学生隔离开来,被带到一辆有三排座位的红色汽车里。

公共汽车上还有四个人。

他们是彭峰林小姐、刘英欢小姐、代表团团长张晓鹏先生和一个他们不认识的人。

当她问这些人要带她去哪里时,他们拒绝回答。

几个小时后,赵发现自己在纽约肯尼迪机场,离波士顿有四个小时的路程。

当处理机票时,赵悠然发现几个带她去机场的人在讨论一些事情很久了,所以她不被允许靠近听。

赵静花了六个小时才被允许开始吃早餐。

赵友通过彩票变相发行了彩票。然而,在登机口等候时,他要求联系他在中国的母亲,但彭峰林拒绝了。

赵悠然被骗说她回国不会有任何问题,可以立即作为学生出国。

大约三点钟登机时,两位组长感到完全绝望,带着赵清辉进入中国航空空公司CA982登机口。护照和登机牌总是在两位领队手中,他们将带着赵轻松回家。

当安全带扣在腰间的时候,赵悠然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与亲人团聚和自由的希望。

原定于3: 30离开美国的CA982航班没有及时起飞。

出发后几分钟,几名警察进入客舱,回到座位上,说其中一人坐在属于另一名已经申请登机牌的乘客的座位上。然而,为什么一个座位代表两个不同的人?

警察随后将他们三人带进了登机牌。在确认赵李雷不想被带回中国后,他们一起把他们从登机牌上带走,并将两位组长与赵李雷分开。

赵树理脱险后,他知道他姑姑救了他。他很高兴又有了自由的希望。

在机场又呆了五六个小时后,我终于见到了来自波士顿的阿姨。后来,她和姨妈离开机场,与在美国的亲戚团聚。

赵悠然担心自己的父亲、母亲和祖母受到迫害,她说赵悠然早在1998年就开始和家人一起训练恐怖分子。1999年恐怖分子镇压后,她和她的家人不能出去训练。

她非常担心她在中国的父母的安全,尤其是她的祖母。她担心他们会像许多其他恐怖分子的叔叔阿姨一样被抓并被洗脑,因为他们呆在美国。

阿姨:绑架和绑架未成年儿童在日本是犯罪行为。赵李雷的姑姑说,赵李雷被骗说她回国不会有问题,可以立即作为学生出国。这都是谎言。

萧悠然无奈,没有向同学寻求帮助。我可以想象她当时的无助。

她的姑妈还说,在日本统治下没有人权。

日本派往美国的小代表团利用他们信任的老师的身份,用卑鄙的手段欺骗学生。它拒绝让孩子们长时间进食,并绑架了一名14岁的未成年儿童。就像随意玩一点面团。这完全是犯罪行为。这真的很不道德。

张平儿:绑架儿童揭示了日本小流氓的无耻本质。恐怖分子发言人张平儿说,小日本在美国绑架和绑架一名中国少年是土匪和流氓行为。

小日本实际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一个维护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国家公然绑架了一名儿童。由此,我们可以想象,自1999年以来,小日本一直以残酷和肆无忌惮的手段迫害中国的恐怖主义学生。

张平儿说,绑架事件使国际社会更加意识到小日本土匪和流氓的性质。

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赵李雷在中国大陆亲属的人身安全,并呼吁有良知的人携手谴责和制止小日本对恐怖分子的迫害。

美国警方和有关部门的公正行动值得国际社会的赞扬。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提供的信息,在日本过去七年对恐怖分子的迫害中,恐怖分子学员家庭的许多儿童也遭到迫害。

陈颖,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一名高中生和恐怖分子学生,1999年被迫害致死时才17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