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可能误解了这项政策。

4月23日,冉东学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在会后发布的新闻稿中,市场认为,国家政策已经从以前的紧缩去杠杆化转变为相对宽松的去杠杆化,以刺激需求,同时出台了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即从以前的实际紧缩转变为真正中性的货币政策。

有些人甚至认为这是态度的根本改变,也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这导致股市在4月24日上涨了61点,几乎是3%。市场乐观,钢铁、水泥、银行、房地产和其他行业活跃且大幅上涨。

市场预期,金融去杠杆化可能在早期结束,房地产监管可能进一步放松,早期出台的地方政府债务控制政策可能导致基础设施投资收紧。

市场有这样的理解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2017年12月的会议将删除所有与“需求”相关的表述。仅仅四个月后,2018年4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出“加快结构调整与持续扩大内需相结合”。

需要更多关注的是,这一次,不再使用以前的“总需求适度扩张”,而是将“适度”改为“持续”,这表明政策层面对需求方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

第二,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到“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从历史会议来看,“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等言论主要是在国务院一级发表的,中央政治局对此很少提及。

2015年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降低金融成本”,并引入超宽松货币政策。

现在要审查的是,这些政策制定方面的变化是否表明政策方向发生了重大变化。

首先,高层官员如何判断当前的经济形势?很严重吗?为了刺激经济,有必要把政策从紧缩改为放松吗?高级官员对经济形势的总体判断是,第一季度主要指标总体稳定、协调良好,内需拉动作用增强,产业与服务业协同性更好。

结构调整在支持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不断深化。新兴产业增长和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态势良好。经济运行的内部稳定性得到有效改善。质量和效率一直保持在良好水平。推进高质量发展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实际经济增长是,今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8%,与去年第四季度持平,消费推动中国经济平稳启动。

事实上,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好于预期,因为此前人们认为,随着金融去杠杆化和房地产的严格监管,经济将会衰退,但实际上并没有衰退,因为消费在经济发展中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新产业和新形式的增长有助于经济稳定。

因此,作者认为,就第一季度的经济形势而言,高级官员没有必要担心经济发展的前景。

市场也不会出现预期的重大变化。在2015年后,绝对不可能有一个大幅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尤其是在房地产和地方债务监管方面,高级官员永远不会放松。

然而,政策的表达方式确实发生了变化。除了上述两点之外,这次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定的中性货币政策之后,并没有通常所说的“货币之门”(currency gate),取而代之的是“专注于引导预期”。

第二,会议强调,要促进信贷、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及时进行后续监管,消除隐患。

以上几点主要应该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三大战役的细化,也就是说,以前的去杠杆化和去杠杆化宏观政策主要转变为行政监督和控制的微观政策。

为什么这次会议会有这样的变化?最大的干扰因素应该是今年以来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战,尤其是美国未能向中兴通讯供货。如果贸易战在未来升级,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经济衰退。这是本次会议变革的一个重要因素。

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的确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外部冲击之一。

贸易战至少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减少剩余,另一个是保护知识产权。当然,许多美国人也非常热衷于中国的技术封锁。

然而,美国人也知道中国的经济衰退对他们打击很大。贸易战肯定会上演,不会停止。它不能一直延续下去。中国政府的政策相对灵活。例如,它在汽车关税和金融自由化方面做出了相当大的让步。美国人也可以看到这一点。因此,在降低某些关税的同时,中美贸易战可能会暂时停止。就目前美国减少盈余的要求而言,对相对较大的中国经济来说,这的确是毛毛雨。

正是由于对贸易战升级和恶化的担忧,本次会议的形式才真正发生了变化。强调内需和淡化地方政府债务、企业债务、去杠杆化和房地产监管的措辞的确非常明显,但这一前提是中美贸易战将会扩大、升级和恶化。

然而,从现在开始,这种可能性至少在短期内不存在,中美关系将很快得到修复。

如果外部影响减少,注意力将不可避免地转向内部去杠杆化和债务削减。届时,政策收紧可能会再次提上日程。

更重要的是,外部环境实际上对中国空的宽松政策越来越少:一方面,利率上升,10年期美国国债的利率正式保持在3%以上,中美之间利率差距的缩小将导致对资本外流的更大预期,威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使货币政策难以放松。

另一方面是通货膨胀,今年3月有所回落,但仍高于2%。今年通胀中心的上升是一个很有可能的事件。

目前,布伦特原油期货已经突破74美元。由于中东的地缘政治紧张,原油价格将会上涨。伴随着国际经济的复苏,全球通胀将会上升。这对中国的通胀构成了非常严重的威胁。进一步放松中国的货币政策也很困难。

因此,笔者的总体评价是,由于对中美贸易战升级的担忧,政策的表述确实发生了变化。然而,这个前提是,未来的贸易战将真正升级。然而,客观经济形势的变化正在缩小放松政策的窗口。不能认为目前的政策已经完全改变,未来仍有许多变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