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西良:“老大哥”拖累政府公信力崩溃

经历这黑暗的70多天,特区政府的公信力彻底崩溃,市民不再信任政府,认为官员承诺是大话谎言。经过70多天的黑暗,特区政府的公信力完全崩溃。公众不再信任政府,认为官员的承诺是谎言。

周六示威开始后不久,示威者拆掉了一个智能灯柱,拆开内部零件,指出蓝牙传输系统的供应商与上海开发的官方天网监控系统是同一家公司。政府一夜之间回应说供应商是当地公司。

显然,政府也明白智能灯柱是敏感设备,必须全力消毒。

问题在于,公众不再认为智能灯柱不是监控工具,因为只要灯柱安装在整个地区,当前停止的摄像机功能,或者人脸识别系统,或者扫描公民手机和身份证的射频识别(射频识别)都可以随时开启和关闭。

观塘游行的其中一个目标是反对老大哥的监管,指的是政府在东九龙测试的智慧灯柱。他们喜欢彩票,什么也买不到。

这个计划是三年前启动的。起初,没有争议。虽然半年多前已决定在观塘海滨进行测试,但只有零星的反对意见。政府首席信息官办公室的官员拍拍他们的心,以确保个人隐私不受侵犯,所以每个人都拿走了货物。

在反监控游行前,有关官员在了解公众的担忧后,决定在现阶段不启动部分摄像头功能。这些措施包括环保署使用摄影机协助监察非法倾倒建筑废物的黑点、运输署的蓝牙交通探测器,以及使用摄影机收集车牌号码,以计算不同类型车辆使用的道路数目,显示有关功能只有在社会上达成共识后才会启用。

然而,经过70多天的黑暗,特区政府的公信力完全崩溃。公众不再信任政府,认为官员们的承诺是谎言。

周六示威开始后不久,示威者拆掉了一个智能灯柱,拆开内部零件,指出蓝牙传输系统的供应商与中国上海开发的官方天网监控系统是同一家公司。政府一夜之间回应说供应商是当地公司。

显然,政府也明白智能灯柱是敏感设备,必须全力消毒。

问题在于,公众不再认为智能灯柱不是监控工具,因为只要灯柱安装在整个领土上,当前停止的摄像机功能,或者人脸识别系统,或者扫描公民手机和身份证的射频识别系统都可以随时开启和关闭。

归根结底,中国香港人不再信任特区政府,认为他们只是傀儡政权。事实上,党-国家机器控制着他们背后的一切。

党-国家机器凸显了政府傀儡的形象。你所要做的就是看着地铁在一天之内变成一条“党内铁路”,因为党内媒体批评它带有“暴徒”。因此,每当该地区发生示威时,地铁都会提早暂停,引起广泛的公众投诉,车厢会改为运输防暴警察。

至于国泰航空公司空受到该方威胁不要飞越飞行员空,他们立即跪下,解雇了据称的辅助飞行员和姊妹空。

迄今为止,只有两人因元朗7.21恐怖袭击而被起诉,这次袭击是由数百人发动的。警察和黑人之间的勾结以及司法部长的掩盖是显而易见的。

警察被蒙面,没有留下任何数字,并被怀疑在冲突中留下了威力强大的空心脏炸弹和弹弓。公众已经开始质疑他们是否渗透到内地武警部队执法。

随着党国机器越来越明显,特区政府的傀儡形象越来越突出,市民不再信任政府。

可以预期,智能灯柱项目已经“结束”。如果政府大力推动,全港性的反监视运动将会继续,每个地区的灯柱也会受到破坏的威胁。林正将需要派出大量警察来保卫。

中国香港的5G网络基于智能灯柱。灯柱计划失败了,5G肯定会遭殃。

让我们想想,是示威者无缘无故地袭击了路灯柱吗?抑或是因为林郑月娥忽略了管治危机,盲目镇压街头示威,导致其公信力崩溃,令其他管治问题受到质疑。

新的身份证目前正在被取代,与远程扫描功能的射频识别没有任何理由,也是有问题的。为了满足智能灯柱的监察需要,如果维持现时政府的受欢迎程度,恐怕下一步会针对新身份证。

路灯柱的倒塌,其实就是特区政府的垮台。当政府与人民的冲突如此对立时,即使示威的次数随时间的推移而减少,政府又如何有效地管治呢?立法会复会后,《国歌法》在大会上再次表决,随后东台岛推迟填海。每一项都足以引发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反对它。然后又发动了一轮“催泪弹”来殴打示威者。

发表评论